当前位置: 首页 > 自制女用催情药 > 女子嘴对嘴麻倒好色男子 被抓后自称经历坎坷

女子嘴对嘴麻倒好色男子 被抓后自称经历坎坷


/ 2020-04-02

  昨天凌晨3时许,犯罪嫌疑人查某被押解回宁。南京铁路警方18天辗转2000公里,发生在长江大桥公园内以色诱为饵,对好色男子进行嘴对嘴喂食的特大抢劫案顺利告破。犯罪嫌疑人查某称自己生活坎坷,经历了很多常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是迫于生活压力才铤而走险的,并称在对他人实施麻抢后,自己也晕晕乎乎的。

  4月28日上午10时许,一身材矮小、操东北口音的中年妇女在长江大桥南端,对在此等客的“摩的”男子说:“师傅,到某舞厅要多少钱?”双方谈妥3元钱送达。而在附近开“摩的”的朱某一听该女子要到舞厅去,主动上前搭讪,两人来到胜利广场旁窃窃私语一番后,女子随朱某驾车离去。

  不久,该中年女子以色相勾引,将朱某引至大桥南堡公园的假山凉亭内,两人坐在石凳上拥抱在一起。随后中年女子以口渴为由要朱某去买雪糕,朱某买了2只雪糕,女子接过雪糕猛咬一口,用嘴对着朱某喂食。朱某吃过雪糕及该女子携带的饼干后立刻昏迷,身上一枚黄金方戒和一部彩屏手机及400元人民币被抢走。

  当日下午3时左右,在附近公厕搞卫生的王某,发现上午一直和中年女子亲热的男子一个人睡到下午还没离去,顿感不对并报警。接报后,铁路警方赶赴现场将昏迷的朱某抬到附近的大桥派出所,朱某直到第二天上午才苏醒。经对受害人尿样鉴定,确定含有“三唑仑”成分。根据走访情况及现场勘查分析,警方确定此案为以色相勾引的谋财抢劫案件,并基本确定犯罪嫌疑人的特征。

  5月10日,侦查员走访南京长途汽车东站附近花园路19号某招待所时,发现4月27日10时30分入住210房间的一名辽宁省营口市中年妇女查某,于4月29日11时退房。查某体貌特征与本案犯罪嫌疑人相似,且具备作案条件和时间。

  在获取查某有重大作案嫌疑情况后,5月11日,刑侦人员连夜奔赴营口市。据当地派出所户籍民警反映,查某已离婚,目前仍与前夫吕某同住在营口市站前区,另在新城小区也有住所,其有一女在某音乐学院读书。经走访查某的邻居,得知查某对外一直称自己做生意,通常半个月在家、半个月外出,五一后一直未见其踪影。

  侦查人员分析,查某可能已隐匿。据了解,查某与前夫均已下岗,女儿每年学费一万元左右。据此,侦查员以办理低保且需要户口簿为名,吸引其出现。5月16日下午14时许,守候多时的民警在营口市站前区辰关街其住处附近将犯罪嫌疑人查某抓获。

  据犯罪嫌疑人查某供述,4月27日她从营口到达南京,住进南京东站旁一招待所。28日上午10时许,其在长江大桥附近一小广场搭识“摩的”司机朱某,后以发生性关系为诱饵将其勾引至大桥南堡公园假山凉亭内,并以口渴让其买雪糕为由支开受害人。当受害人回到凉亭时,查某从包中取出三颗“三唑仑”药片嚼碎,并要求与该男子进行嘴对嘴喂食,称这样才有情调,随后将和着“三唑仑”药片的雪糕喂给受害人吃,喂了三四口。

  一开始,受害人嫌雪糕有苦味不肯吃,查某又“爱抚”地说:“看来你不爱我。”受害男就不吭声吃下带苦味的雪糕,很快昏迷。查某立即将其手上一枚金戒指、一部彩屏手机取走并乘车逃离,随后其在市区一小金店以2300元的价格将戒指卖掉。4月29日,查某乘火车返回营口。5月2日,其在营口某二手手机市场以200元的价格将手机卖掉。

  查某说:“我的一生可以用两个字概括——坎坷,多少不幸全降临到我头上。1986年,我经人介绍从高邮远嫁到营口,与前夫吕某结婚,第二年我们有了女儿。可后来我发现吕某是个酒鬼,嗜酒如命,喝醉了就动手打我,打得我不敢回家。(擦了擦眼泪)后来他不喝酒也打人,如果不是因为女儿年龄小,我早就离开那个家了。”说着查某挽起衣服,记者看到其背部、、锁骨等处伤痕累累。

  查某说,前夫不仅用棍子追打她,还用开水往她身上浇。5年前的一天,她正在吃饭,前夫突然将一盆滚烫的开水浇到她背部,导致背部大面积烫伤。她、锁骨处的伤也是前夫用铁棍打的。查某说:“每次被打后,我都找有关部门让他们保护我,可告状后前夫打我打得更厉害。”说到这查某大哭。

  被前夫屡次打伤后,查某逃回高邮与父母生活在一起。提起父母的家,查某叹了口气说:“父母很同情我,收留我,可是1995年我父亲在车祸中遇难,全家的顶梁柱倒了。我母亲因受了打击经常睡不着觉,于是她开始吃药。”“是‘三唑仑’药片?”记者问。查某说:“对。就是‘三唑仑’药片,后来她一次吃了100多片了。也是从那时起我知道了“三唑仑”可以将人。”

  查某称自己和前夫都是下岗工人,收入很低,女儿在念大学,一年的学费在一万元左右,她是为了女儿才铤而走险的。“你没看到我女儿,既漂亮又懂事。”说到这查某放声大哭。回忆当时的情形,查某说:“当时我只是想到舞厅去混,可那个‘摩的’司机很好色,抢着要送我。我看到他身上闪亮的大戒指,心想他一定有钱,就萌发了用药片麻抢他的念头。”

  “你用药将别人麻倒了自己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呢?”记者问。查某说:“我以前也吃过一些这个药,有一定的抗药性,那天喂‘摩的’司机吃完雪糕后在回去的路上我也有点昏昏沉沉的,回到招待所后睡了一晚上。”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周春青 周振全 卢斌)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